Airbnb、小猪、蚂蚁崛起中国抢床大战开打

2020-08-12  阅读 142 次 作者:



美国短租平台Airbnb,为抢中国市场,日前宣布中文品牌名称——爱彼迎。而以小猪短租等为代表的「国产」C2C短租平台,这几年也悄然成长壮大,显示中国短租平台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。

■中国青年报/李晨赫报导Airbnb与中国境内的短租平台,在用户群体、使用习惯、商业策略等方面有着众多不同,但在本质上却有着共同之处,他们都是为房客和房东这两个群体提供更多分享的可能——一种是「住在别人家」,一种是「打开我家门」。
企鹅智酷发布的中国短租行业报告显示,差旅之外的过渡性短租需求正变得越来越大,包括异地求职、看病等。这些用户通常对价格更为敏感,更倾向于选择小猪、蚂蚁等C2C短租平台,对于这些平台来说,多样化的短租场景所带来的市场空间更大。
Airbnb、小猪、蚂蚁等短租平台的成长,都是从最初的一张床、一间房的分享开始的。
在硅谷流传着Airbnb的创业故事。2007年,两个身无分文、没有工作的罗德岛设计学院毕业生看着即将到期的租约愁容满面。他们想了个办法,从衣柜里拿出几个充气床垫作为床位,把它们租给来旧金山参加一个设计贸易展会的人。
2008年8月,短租网站airbedandbreakfast.com正式上线,他们为全球的房东创造平台,鼓励他们透过日租方式,将自己闲置的房间租给有需要的陌生人。在这个过程中,平台从预订房间的客人处收取订单金额的6%~12%作为佣金,房主也要相应付出3%订单金额作为佣金。
同样在这一年,中国的两个年轻人约定好有机会要一起创业,他们就是小猪短租创始人兼CEO陈驰和联合创始人兼COO王连涛。四年后,陈驰和王连涛先后离开蚂蚁短租,创立小猪短租,并在2012年第4季完成首轮近千万美元的融资。自此,带着和Airbnb相似的模式和气质,小猪短租开启C2C短租平台的本土化探索。这时,中国首家中高端独家公寓预订平台途家网上线已一年有余,并与携程网达成了战略合作。
根据企鹅智酷的报告显示,在还没有正式进入中国市场之前,Airbnb已经在用户端有了一定的积累。2014年预定Airbnb的中国出境游用户,增长了700%。,Airbnb在红杉中国和宽带资本的助力下,进入中国市场。

Airbnb、小猪、蚂蚁崛起中国抢床大战开打

张畅(左图,新华社资料照片)与张钰持手机在透过Airbnb租来的公寓内留影。
外国老大哥 小猪打得过?住宿分享平台是个新事物。即使是现在的「老大哥」Airbnb,成立也不到十年。也可能正因如此,平台上的大部分用户都是年轻人。
Airbnb平台上大多用户都是千禧一代,即1984到1995年间出生的人,目前年纪在22岁~33岁之间,占整个中国用户群的83%。Airbnb上的房东平均年龄为32岁,30岁以下的房东占45%。而小猪短租的用户中,有77%都是青年。
王连涛表示,从小猪平台的数据看,二三线城市短租业务正在加快发展。房源信息明显增多,房子质量也在变化。
根据全球旅游业研究机构PhoCusWright的统计,美国和欧洲地区的在线旅游渗透率在接近40%后增速开始相对放缓,从成熟市场的发展经验来看,在线渗透率的饱和水平可能在40%~50%左右。而与全球其他主要24个国家相比,中国在线旅游的线上渗透率明显偏低,为15%左右,增长空间可期。
在小猪完成C轮融资时,投资方预约资本创始人李潇表示,小猪短租也是目前中国唯一一家坚持Airbnb模式的短租企业。而如今,「正牌」显然要在中国大展身手,中国版的Airbnb将如何接招?王连涛说,Airbnb公布的发展计画,并不会给中国目前的短租市场竞争形势带来巨大的变化,大家还会是以自己的速度稳步前进。他介绍,2017年,小猪将会在二三线城市发力,并在海外拓展空间。
王连涛说,目前小猪平台上专职房东还是少数,更多是将自己的多余房间分享出来。这也是他们最开始做分享平台的本意。但之后如何发展,他们的初衷不一定能贯彻始终,市场会进行动态调整。
不论谁将在中国市场获得最终的胜利,有一条似乎是确定的——出游的人们,住宿选择更多了,可能会有越来越多人,住在别人家。
中国市场短租平台必争与刚刚起步的海外共享住宿产业相比,中国的共享住宿平台显然更加年轻。但老大哥Airbnb和小猪等本土品牌的竞争日趋激烈,表明中国市场是短租平台的兵家必争之地。
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中心发布的「中国住房分享发展报告2017」显示,去年全年中国旅游人次达到45.6亿,住房分享市场最大潜在交易额有望达到1000亿元。另外,去年,中国闲置房屋超过7000万套,参与住房分享的用户仅有3500万人。
45.6亿人次和3500万人之间的巨大差距,赋予中国的住房分享市场(目前交易额约243亿元)巨大的想像空间。这也是Airbnb、小猪短租等分享平台将正面展开竞争的战场。(中国新闻组整理)

Airbnb、小猪、蚂蚁崛起中国抢床大战开打

中国短租市场竞争日趋激烈。(新华社资料照片)

Airbnb、小猪、蚂蚁崛起中国抢床大战开打

小猪短租看好短租房市场。
住宿需求 集中北上广深杭对于陈晓晓来说,短租体验有点不好。「那天是『双11』,房东和他老婆抢购东西到半夜2、3时。而且虽然我知道会和别人共用一个房间,却没想到我们的两张床是紧紧挨在一起的。我是个对私人空间要求特别高的人,忍不了和别人那幺近。」陈晓晓说,虽然床位费只要100多元人民币(约14美元),她还是觉得不如青旅住得舒服。
Tony是澳洲华人,在北京郊区工作的他,周末总是自己跑到市区,感受北京的风土人情。自从被人推荐了短租平台后,他每个周末都会背着一个大包,挑选一间喜欢的房子,在城里过周末。Tony说,在短租平台,他可以租住当地人的一个房间,不仅花费低很多,更能深入了解当地文化。
小猪短租的数据显示,主要房源供给和住宿需求都集中在东部地区和大城市。除了供给和需求均占比超过60%的一线城市,住宿需求集中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杭州。而武汉、重庆、西安等中西部城市的需求也十分旺盛,但房源供给相对较少。而小猪短租数据显示,供给数量排名靠前的城市为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、青岛、杭州和成都。
微博、微店管理 问题不少Tina是Oneday设计师民宿的主理人。事业最初,源于她转租自己的房子未果,于是将它挂在了Airbnb的平台上。
因为用App有些不便利,现在他们统一在微博和微店上管理。但Tina说,这个事业有标準化酒店不会面对的管理问题。「民宿和酒店不一样,有时候遇到停电停水,一些客人不理解,我们要和他们协商解决」。
而上海女孩珍珍曾把房间在小猪短租挂了出去,一位自称上海某名牌大学学生的女孩订好每天180元住7天,但很快就丢了门卡,晚上10时多给她打电话,希望她能送一张备用门卡来。
「我是民宿,不是酒店啊,不可能24小时给你服务的。」珍珍很不高兴地说。没过两天,女孩又要求提前退房,这闹得双方都不愉快。
不久前,上海一大学生在Airbnb上将房子损坏的事件引起关注。这些问题也是短租平台上常常遇到的。王连涛认为,这些问题就像住酒店时遇到的纠纷,都是个体间的矛盾,平台应该做的是尽量保护好双方的利益。

上一篇:
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