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该怎幺对妳说,我何必在意吵不吵得过妳呢?

2020-07-10  阅读 438 次 作者:

文/蔡诗萍

我对老朋友说,婚后最怕的是,只要我跟妳意见龃龉吵起架来,妳就会翻旧帐。而一翻旧帐,我几乎没有赢妳的机会。

有时,连我都忘掉了的一些事,妳竟然可以如数家珍,像按下启动键一般,一件件,一桩桩,连珠砲似的,一股脑儿的,从记忆匣里倾巢飞出。

像玩接力篮球一样,妳若一球一球丢过来,再快我也接得下,可是妳若一次丢两球,丢三球的,我自然破绽百出,疲于奔命了。

「会吗?」「会啊!婚后不久就领教过了,很吃惊呢!」「看不出喔!」「所以才很意外啊!」「其实……」「其实什幺?」「其实……」

朋友嗫嚅的,犹豫着……

「其实女人皆如此啊!这样讲,你会平衡一些吗?」他看看我。「啊,这样啊,不会平衡一些,不过会好受一些是真的。」我点点头。

我跟朋友的对话结束。问题既然回到了女人皆如此,那也就等于没有标準答案了。而各家的答案,要靠自己去摸索了。

我是很不愿意跟妳吵架的。

一来,我本来就不爱吵架。总觉得吵架像玩命,肾上线素徒然激增,面红耳赤,心跳加速,全身紧绷,本来可以论理的事,一下子,也被自己的焦躁给干扰了,什幺道理也说不清了。

二来,我委实也不会吵架。吵架一定是要坚决相信自己是对的,对方绝对是错的,才能让架吵得天翻地覆,理直呢固然气壮,理即便不直仍然要气壮。我这种天生双鱼座,知识上的相对论者,总相信意见跟我不同的人也不是完全没道理的。别人吵架,我当第三方,持这立场倒算客观,可以评价他们的对错。但自己吵起架来,可就吃亏大了。还没吵,承认对方也有道理,就先输三分了。吵起来,处处给对方余地,简直是从头输到脚。

三呢,欸,妳还真是很有吵架的本事。既懂力争到底,又可举一反三,更可负隅顽抗,尤其搭配感性诉求,我几乎没有一次跟妳发脾气,或引发争执之后,我是能全身而退的!

记忆中,确实有一次,我生气了,妳不服气,我们争执了。斗气三天后,是妳先道歉的。

事情原委是这样的。那天我在办公室,电话响了。那端一位女生客气的问:

蔡先生吗?

是啊我是。

蔡先生你上次卖给我们的书,里面有些信件,我们怕你会想保留,所以通知你,看你要不要再看看。

喔,你们搞错了吧!

啊,会吗?你是蔡先生本人吗?

是啊我是啊。

那就没错啊!这些书是从你蔡先生那拿回来的啊!

咦,奇怪。可我并没有给你们书啊!

噢,这样啊……啊对啦,我们没说清楚,是你太太叫我们去你家清理出来的一堆书啦!抱歉没讲清楚。里面有一些私人信件,我们想你恐怕还想要保留,所以打这电话问问……

对方是二手书店。我终于弄清楚了。我有一堆书到了他们手上,他们整理时发现了一些我的私人信件夹在书里,所以好意通知我,不料,却引发了一场我跟妳的,绵延几天的冷战。

我于是打电话给妳。

「老婆,刚刚有一家二手书店说我有什幺书在他们那,怎幺回事?」

「喔,我,嗯,就是你书房里不是堆了很多架上放不下的书吗?」妳解释着。

「我知道,那妳是怎幺了?」我语气冷冷。

「那我就想,想啊反正堆在那你也没看啊,我就整理整理,卖给二手书店啊!

整理出空间,你也可以放新的书嘛!」妳应该听出我的不悦,试着缓和气氛。

「妳卖了几本?」

「不多啦,几十本吧,最多百来本吧!」

「书店的说法,看来不止!」我是生气了。

「大概两三百本吧!」

「不可能,不止吧!」

「嗯,也许五六百本吧!唉唷,我也没仔细算啦,大概五六百本吧!反正堆在那你也都没看啊!」妳被我逼的也有些不耐了。

「妳不觉得很过份吗?明知是我的书,为什幺都不事先问我一声!」

「啊你也知道啊,一问你,你又会说你自己整理。哪一次你自己整理,会整理出结果的!书房不是越堆越满啊!」换妳语气不悦了。

「妳没有事前问我,通知我,就是不尊重!」我说完,啪一声,挂下电话。

那个午后,妳拨了几次电话给我,我气得不接。

晚上回到家。我板着一张脸,直奔书房。

说真的,还真是邪门。明明书店说约莫拿了六百多本书,但我进了书房,却看不出到底哪个角落堆的书少了,哪个架上层层叠叠的书少了。不过感觉起来,似乎是稍稍有点不一样。可是,也不是很有把握,也许,也许就是因为已经知道书被「盗卖」了六百多本,所以感觉怪怪吧!

妳想跟我解释,但我实在气在心头。

我气,妳明知我嗜书如命。我气,妳明明讲好了,书只要不溢出书房,就可以容忍。我气,妳即便要处理,也该跟我打个招呼啊。我气,我根本不知道妳处理掉的书里有没有我还需要的。我气,我气,我气的是,也许,气的就是要发洩一股情绪吧!

妳回驳的并不是没道理。妳说书房都满到没什幺迴旋空间了。妳说书都堆到一不小心倒下来会压倒女儿了。妳说书堆着没看,不是废纸一堆吗?妳说这样堆着一落一落的书就不信你要的时候就能找得着!

我说妳说的都没错,但我就是不爽妳事前不打招呼事后不道歉。

妳说干嘛这幺兇!道歉就道歉嘛,反正书都已经卖了,还能怎样!

我一听更生气,说不想道歉就不要道歉。随即走出书房,拿本书自己在客厅

独坐。

妳砰一声,关上房门,抛出一句:整天只会留这留那的,要不是我东收拾西整理的,房子再大,也会像你以前住的地方,变成垃圾场!

我没再回妳话了。我知道,妳一扯又可以扯到我那间堆满书籍的小屋,扯到我们以前赁屋居住时的书满为患,还生白蚁的往事。妳又可举一反三了。我闭嘴

沉默最好,反正这一次,我确定妳理亏,妳怎幺可以不通知我一下,就变卖我的书呢!

我们沉默了一天。我们沉默了两天。我们沉默了几乎第三天。

第三天晚上,我回到家,女儿跑过来对我说,妈咪买了你爱吃的牛排喔,晚餐吃大餐喔!

欸,我能怎样 ? 女儿都出马了。

这是我们和解的方式之一,透过女儿传递讯息。我拍拍女儿肩膀,安慰她,没事啊,爸比没事啊!

吃饭时,妳先道歉了,不该没事前告诉我,就卖掉我的书。

我叹口气,欸,算啦,谁叫妳是我爱的老婆啊!欸,算了。

妳笑了。加上几句:我看有空你就整理一下书房,不用的,就请二手书店来收,空出来还可以再放新书啊!

我还能说什幺?乘胜追击妳最会了。得理不饶人,我最不会了。我还能说什幺!

那之后,我们整理了两次书房,又卖掉十几箱的书。

这应该是极少数我吵得赢妳的一次,我印象很深,就是因为次数太少了。

但事后想想,似乎我也不算赢。

这次妳是先道歉了。可是,换来的,却是我也同意了书房堆到种程度后,是该不定期的清理清理。

以夫妻长期相处,需要一些游戏规则来看,应该还是妳赢了,妳用看似输掉一场卖二手书争议的道歉,却赢得整个家庭生活必须有秩序的主导权。谁说,我吵得赢妳呢!

其实我吵不赢妳,我损失亦小,所得亦多。毕竟,我得到的,是温暖、乾净、舒适的家,每个中年男子都渴慕的家。

而妳,想想,为了我也让步许多,以前我难以想像妳会容许我们书房如此凌乱,如此像个旧书摊子,堆叠着一落又一落的书籍。而今,妳只是不时提醒我,整理一下吧,挑一些不要的,卖给二手书店吧!

然后,在朋友来访时,妳即关上书房门,客气的跟朋友讲,都堆了老公的书,太乱了,不好意思。

我能说什幺呢!只好一肩扛下,这乱了一室的责任。我虽吵不过妳,但我爱妳给我的一屋温暖与甜蜜,给我独留书房一角的自在。

我何必在意吵不吵得过妳呢?

本文出自《我该怎幺对妳说:日常即永恆》时报出版

我该怎幺对妳说,我何必在意吵不吵得过妳呢?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上一篇:
下一篇: